您现在的位置:平昌县人民法院 >> 法学实务 >> 调研成果

浅析道路交通事故中车内乘客向第三者的身份转换

作者:罗婉 来源: 发布时间:2016年04月13日 点击数:
   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强制保险,是指由保险公司对被保险机动车发生交通事故造成本车人员、被保险人以外的受害人的人身伤亡、财产损失,在责任限额内予以赔偿的强制性责任保险。机动车第三者责任保险,则是指被保险机动车发生意外事故造成第三者人身伤亡、财产损失,由保险人根据保险合同的约定承担被保险人应对第三者承担的赔偿责任的保险。从上述定义可知,交强险中的受害人和第三者责任险中的第三者只是称谓上的不同,而所指对象是一致的,均指受到被保险车辆侵害的除本车人员和被保险人以外的人员。近年来,车内人员在事故发生后被本车造成二次伤害的案件数量正呈现增长趋势。被保险车辆中的车内人员与交强险和第三者责任险中的第三者身份能否实现转换,理论界还存在争议,实践中做法不一。下文笔者将以一起典型案例加以分析,以期为审理此类案件提供有价值的参考。
   一、 典型案例
   2012年6月10日,农民工贾某、刘某、何某、冯某搭乘陈某驾驶的挂靠于某运业公司的自卸货车到某建筑公司的施工地上班,途中车辆驶出道路外并翻于20米高的岩下,造成车内5人受伤的交通事故。该事故经县公安局交警大队作出的《道路交通事故认定书》,认定陈某驾驶机动车载人超过核载人数,未确保安全行驶,违反了《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第三十八条、第四十九条之规定,承担本次交通事故的全部责任,车内其他四人无过错,不承担本次交通事故责任。
   审理查明,陈某挂靠的某运业公司于2012年5月30日在某财保公司投保了《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强制保险》和《机动车保险》,保险期间为一年。原告某建筑公司认为,本次交通事故发生在保险合同有效期内,其有权就先前对贾某、刘某、何某、冯某的赔偿,依法在交强险和机动车第三者责任险限额内向被告某运业公司追偿。但第三人某保险公司以本次交通事故是单车事故,贾某、刘某、何某、冯某为车内人员而非《保险法》中的第三者,以只适用乘坐险不适用交强险和机动车第三者责任险而拒绝赔偿。故,某建筑公司诉至本院,要求判令某建筑公司及某保险公司对其进行赔偿。
   庭审中,原告认为贾某、刘某、何某、冯某在发生本次交通事故时被甩出该车前受伤,此时四人身份均为车内人员,但被甩出后又被该车所运输的沥青倾倒烫伤,受到二次伤害,四人身份即由车内人员转换为《保险法》规定的第三者。被告则认为,交通事故发生时,四人均在货车内,属于车内人员,不能成为保险车辆之外的第三者,请求驳回原告的诉讼请求。本院经审理后认为原告主张有理,故判决支持了原告诉请,现该判决已生效。
   二、 争议焦点
   本案中,车内四人应当适用机动车第三者责任险还是车内乘坐险。我国现行法律对交通事故中车内人员受到二次伤害能否按照机动车第三者责任险理赔并无明确法律规定,但在实际中此类案件并不少见。理论界较为普遍的观点有以下两种:
   (一)车内人员说——以保险人利益为出发点
   车内人员说认为,交通事故发生的瞬间,受害人仍在被保险车辆之内,身份仍属于车内人员。主要论据有:一是保监会于2001年9月18日颁布的《关于〈机动车辆保险条款〉第四条第(三)款解释的批复》(保监办函[2001]59号)。该批复规定,保险车辆在行驶中发生事故,车上乘客被甩出车外,落地后被所乘车辆二次伤害的情况,属于乘坐险的理赔范围。二是最高人民法院民一庭在《民事审判指导与参考》中刊登的指导性案例。该案例中,驾驶员张某因单方事故在被甩出车外后被本车压死。最高院意见是,当被保险车辆发生交通事故时,如本车人员脱离了被保险车辆,不能视其为机动车第三者责任强制保险中的第三者。理由是,本车人员应当包括机动车的驾驶人和乘客,若驾驶人因本人的驾驶行为造成自己损害而得以按第三者身份赔偿有违侵权法原理。笔者认为,上述观点具有一定的合理性,但对本次争议焦点车内人员(除驾驶员外)受到二次伤害能否转换为第三者的论述显得理由不足。
   (二)第三者说——以受害人利益为出发点
    此观点认为,如果在保险事故发生当时这一特定的时间点上,车内人员已经实现由车内转为车外的空间转换,应当同样视为第三者,其身份可以根据时空间变化而变化。支持该观点的司法实例是《最高人民法院公报》上刊登的“郑克宝与徐伟良、中国人民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长兴支公司交通事故损害赔偿案”。该指导性案例对引述案件的处理具有重要的指导意义。除此之外,地方人民法院也有相应典型性案例,如河南省濮阳市中级人民法院(2009)濮中法民三终字第166号案。该案法官同样判定被甩下车之受害者为交强险第三者。持此观点者认为,第三者是一个相对的概念,如果在保险事故发生时,受害人已经置身于保险车辆之外,则不应再视其为车内人员。可见,第三者说具有很明显的保护受害人利益的倾向,在理论和实践中拥护者较多。
   三、 结论
   笔者认为,车内乘客与第三者身份并非永久不变,二者可以随特定时空条件的变化而变化。车内人员因交通事故被甩出车外受到二次伤害,其所遭受损害与被保险车辆的交通事故具有直接的因果关系,其身份已经由车内人员转换为第三者,所受到的二次伤害应该由保险公司在机动车第三者责任险内承担。然,因第一次伤害和第二次伤害在短时间内连续发生,受害人所用药物基本相同,治疗期限无法区分,故判定车内乘客被甩出前后所受到的伤害均应由保险公司在机动车第三者责任险限额范围内承担。另,由于机动车第三者责任险中有明确约定精神抚慰金不属于赔偿范围,因此,按照《机动车交通责任强制保险条例》第三条之规定:“人身伤亡所造成的损害包括财产损害和精神损害”,该项精神损失应当在交强险范围内予以赔偿。
   四、 结语
   在成文法国家,立法的滞后性有很大的弊端。该弊端在纷繁多变的保险合同纠纷领域显得尤为突出。保险法随时都可能受到离奇而新鲜的保险纠纷的挑战。在面对类似案件的纠纷时,也许仅靠现行有效的法律条文和合同条款并不足以解决全部问题。在法律和合同条款尚未得以完善之际,理性而科学地对相关概念作出合理的解释是必须的,但解决问题的关键还是在于完善立法。
 
【字体: 】【收藏】【打印文章

相关文章

    没有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