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平昌县人民法院 >> 法学实务 >> 调研成果

关于未成年人犯罪记录封存制度实施状况的法律思考

作者:杨泽 来源: 发布时间:2016年01月25日 点击数:
   1997年修订后的《刑法》第一百条规定了前科报告义务即“依法受过刑事处罚的人,在入伍、就业的时候,应当如实向有关单位报告自己曾受过刑事处罚,不得隐瞒。”2011年《刑法修正案(八)》第十九条规定“在刑法典第一百条中新增一款作为第二款:犯罪的时候不满十八周岁被判处五年有期徒刑以下刑罚的人,免除前款规定的报告义务”。2012年修改后的《刑事诉讼法》第二百七十五条规定“犯罪的时候不满十八周岁,被判处五年有期徒刑以下刑罚的,应当对相关犯罪记录予以封存。犯罪记录被封存的,不得向任何单位和个人提供,但司法机关为办案需要或者有关单位根据国家规定进行查询的除外。依法进行查询的单位,应当对被封存的犯罪记录的情况予以保密。”新刑诉法正式确立了未成年人犯罪记录封存制度,是为落实《刑法修正案(八)》新增设的前科免除报告制度所设置的一个配套程序。这是我国少年司法发展的重大突破,对未成年人的保护具有特殊意义。
   2012年5月10日,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公安部、国家安全部、司法部印发《关于建立犯罪人员犯罪记录制度的意见》,要求建立未成年人犯罪记录封存制度。为具体实施未成年人犯罪记录封存制度,切实维护涉罪未成年人合法权益,2014年9月5日,四川省高院、四川省检察院、四川省公安厅、四川省司法厅印发了《四川省未成年人犯罪记录封存实施意见》,对犯罪记录封存的操作作了具体的规定,增强了犯罪记录封存的实际操作性。笔者从P基层法院未成年人犯罪记录封存制度运行的情况来看,该制度的生命力不强,在司法实务中的具体实施并不理想,未达到该制度保护涉案未成年人应有权利的初衷。
   笔者为了完善该制度,分析了P基层法院未成年人犯罪记录封存制度实施近三年来存在的问题,并指出问题产生的原因,提出解决问题的具体措施,以期增强该制度的实际操作性,起到该制度应有的保护未成年人前科的作用。
    一、P基层法院实施未成年人犯罪记录封存的现状
   P基层法院位于四川省东北部山区,自2013年1月修订后的刑事诉讼法实施至2015年12月止,P基层法院共审理未成年人犯罪案件37件判处68人。P地区未成年人犯罪呈现的特点:一是多为妨害社会管理秩序和侵犯财产犯罪。侵犯财产罪的28人,占41.2%;妨害社会管理秩序罪的26人,占38.2%;侵犯人身权利的14人,占20.6%。二是多为初高中辍学人员且犯罪年龄集中在17岁。在校学生18人,占26.5%,非在校学生50人,占73.5%。小学文化3人,占4.4%;初中45人,占66.2%,高中20人,占29.4%。三是多为轻微刑事犯罪。判处有期徒刑65人,判处拘役3人,适用缓刑11人。
   自未成年人犯罪记录封存制度2013年1月1日实施以来,P基层法院封存的情况:
   审结案件数 犯罪人数 五年以下有期徒刑人数 封存案件数 封存率(%)
   2013年 7 14 14 0 0
   2014年 13 32 30 5 38.5
   2015年 17 22 20 10 58.8
   (一)审判环节的问题
   一是依法公开审理扩大了封存案件的知晓面。如,2014年P法院依法公开审理的一起涉案人数达多达30余人的聚众斗殴案,其中有5个被告在犯罪的时候不满18周岁,但在审判的时候年满18周岁,法院依法公开进行了审理,学校组织了学生进行了旁听,法院进行了新闻宣传报道,但该5名被告被判处3年有期徒刑,按规定应该封存,但公开审理并组织旁听和新闻报道,扩大了该被告的犯罪影响,不利于保护未成年人的合法权益,导致封存没有实质意义。
   二是依法公开宣判与封存的冲突。根据刑事诉讼法及其司法解释的规定,刑事案件一律应当公开进行宣判,这意味着可能要封存的不公开审判的未成年人犯罪案件应公开宣判,公开宣判,任何人均可旁听。P法院不公开审理的32件未成年人犯罪案件,均公开宣判,造成未成年人犯罪记录被他人获悉,这将大大削弱犯罪记录封存制度的效果。 
   (二)封存环节的问题
   一是封存的随意性。P法院未严格按照新修改的刑诉法对未成年人犯罪记录及时进行封存,对该制度的执行存在随意性,想封存就封存。如,按新修改的刑诉法规定,从2013年1月1日起就应该对未成年人犯罪记录进行封存,但截止该年年底,P基层法院未封存一件未成年人犯罪记录。2014年应封存未成年人犯罪记录13件,仅封存5件, 2015年应封存未成年人犯罪记录17件,实际封存10件。二是封存实际上是“存而不封”。P法院将封存的纸质卷宗档案盖上“未成年人犯罪记录封存”印章后,与成年人刑事诉讼档案和其他不应封存的未成年人犯罪档案放在一起,统一由一个档案人员管理,没有设置专柜专室专人分类专门负责管理。这种对封存档案的普通管理方式,导致未成年人犯罪记录封存仅仅处于一种与普通档案无二的保管状态,实际上是存而不封。P基层法院基本没有启动对电子卷宗档案的封存。对于法院内部网上办案系统,法院内部干警通过自己的账号就可以对任意案件进行查询,同时上级法院也可以对下级法院任意案件进行查询,这就使得应当封存的犯罪记录在法院内部处于公开状态。
   (三)查询环节的问题
   一是查询的任意性。查询可分为外部单位查询和内部单位查询。在外部单位查询时,有时候手续不完善甚至是没有手续,但由于其与法院相互之间业务关系紧密、领导打招呼等情况,法院档案保管部门人员也予以查询。在单位内部因案件需要而对于未成年人的犯罪信息予以查询时,由于处于同一单位内部,相互之间比较熟悉,所以大部分情况下未严格按照规定程序,随意进行查询。还有法院内部为办理未成年人刑事犯罪的民事赔偿部分而查询封存的犯罪记录,用于被害人质证,或引用于裁判文书中,将该裁判文书上传法院裁判文书网,通过合法的方式泄密了封存的犯罪记录。这导致了未成年人犯罪记录的查询程序成了一纸空文。二是查询的扩大化。《意见》规定了有关单位根据国家规定申请查询犯罪记录的,犯罪记录封存机关应当严格根据相关规定的具体要求确定查询范围,不得超出查询范围提供相关记录。但相关单位单位有时候在要求查询超出申请范围的内容时,法院也予以查询,法院在提供犯罪记录时本应该对不属于查询范围的内容予以删减,但有时为省事却不做任何删减或者删减一部分。
   (四)保密环节的问题
   应封存的犯罪记录在未成年人案件的审理过程中,审判员、人民陪审员、书记员、公诉人、律师、被告人的监护人、被告人所在的学校、基层组织、合适成年人等都知道案件情况,而法律规定的有保密义务的是查询单位,不得向任何单位和个人提供封存记录的是封存单位,除此之外的律师、监护人、未成年人所在学校和基层组织、合适成年人都可以合法传播未成年人的犯罪记录。而有保密义务的查询单位往往由于保密不规范,有时也可能泄露查询到的犯罪记录。还有法院在新闻宣传中有时候会在不经意间泄露未成年人的犯罪信息。
   二、 P法院在犯罪记录封存中存在问题的原因
   笔者通过与所在市中级法院以及同级几个基层法院进行了联系、了解,发现了这几个法院在未成年人犯罪记录封存方面也存在着很多问题。例如对符合条件应当封存犯罪记录的案件封存比例都较少,部分法院甚至至今从未封存一件案件;封存档案未加区分等。据此,笔者通过对自己法院在未成年人犯罪记录封存中所面临的现状、存在的问题以及其他法院也存在着的一些问题,通过查找资料进行了细细的分析。
   (一)立法规定存在冲突
   新《刑事诉讼法》关于未成人犯罪记录封存制度也与我国现行审判制度中的公开审理和公开宣判相矛盾,也就是立法上存在着一定冲突。刑诉法第二百七十四条规定:审判的时候被告人不满十八周岁的案件,不公开审理。但是第一百九十六条却又规定:宣告判决,一律公开进行。那么法院在审理应当封存的未成年人犯罪案件时,一旦公开宣判,那么就会到导致知晓未成年人犯罪信息的人数众多,增加了泄密的可能性。即使是法院对该未成年人的犯罪记录进行了封存,但在当地仍然可能出现知晓该未成年人犯罪信息的人数众多的局面,那么法院在保密方面也就存在一定难度了,法院封存未成年人犯罪记录的作用就显得微乎其微了。
   (二)封存的规定缺乏实际操作性
    新《刑事诉讼法》及两高三部的意见对关于未成年人犯罪记录封存制度具体的适用程序却并没有做出具体的规定。 对法院在封存程序中如何加密保存纸质卷宗材料、如何采取有别于成年人犯罪记录的保存方法、如何封存保管电子卷宗材料、何时对相关材料进行封存等都不明确,这导致封存缺乏实际操作性。虽然四川省高院、四川省检察院、四川省公安厅、四川省司法厅印发了《四川省未成年人犯罪记录封存实施意见》,对犯罪记录封存的操作作了具体的规定,增强了犯罪记录封存的实际操作性。但在司法实务中仍然显得较为原则,如虽然说在网上设置查询权限,但现有的全省统一的网上办案操作系统中明显不具有设置功能的情况下,应该如何去操作却没有相关规定,这也是法院在司法实务中封存较少的主要原因。
    (三)查询的规定缺乏限制
    从查询的条件来看,司法机关为办案需要或有关单位根据国家规定就可以进行查询。司法机关包括公检法司,办案包括民事、刑事和行政案件。国家规定包括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及其常委会制定的法律和决定,国务院制定的行政法规、规定的行政措施、发布的决定和命令。我国有查询权的单位范围相当广阔,据统计我国总共有160部的法律法规对有犯罪前科的人进行权利上的限制。 如《公务员法》、《人民警察法》、《法官法》、《检察官法》、《律师法》、《执业医师法》、《教师法》、《会计法》、《公司法》、《证券法》、《商业银行法》等。这些单位因为规定得太过宽泛,根据规定都可以查询,结果导致未成年人被封存的犯罪记录几乎无秘密可言。
   (四)追责的机制缺乏具体惩罚机制
    一是缺乏对不履行封存义务行为的惩罚机制。新《刑事诉讼法》规定对未满十八周岁人的犯罪记录司法机关应当进行封存。这体现了其强制性规定,但法律仅仅规定了应当,却未规定司法机关不封存应该承担何种法律责任。在这种情况下,司法机关很难做出扩大解释去追究违法者的责任,那么最终归于违反封存义务的机关或个人不负法律责任的结果。 二是缺乏对违反保密义务的行为如何处理的规定。在刑事诉讼中,辩护人、被告的监护人、合适成年人、证人等诉讼参与人、侦察人员、公诉人员、审判人员等均能知悉未成年人的犯罪记录,上述人员违反规定不当传播、泄露未成年人犯罪记录时,应承担何种法律责任和法律后果,如何制裁,新刑事诉讼法和“两高三部”印发的《关于建立犯罪人员犯罪记录制度的意见》中均未规定。司法实践中出现的一些相关人员泄露未成年人犯罪记录却无法追究法律责任的情形,极大地损害了未成年人的合法权益。
   三、对P法院完善犯罪记录封存的建议
   (一)完善法律规定
   对于刑诉法规定的公开审判以及公开宣判中与司法实际相互冲突的地方,全国人大及其常委会可以对部分规定进行修改。例如在公开宣判中,如果法院认为未成年人犯罪记录应当封存,那么就不应该公开宣判,以防止社会中知晓面广,以保护未成年人的人权。同时最高院应尽快出台司法解释,对于全国各地法院在司法实践中针对未成年人犯罪记录封存程序作出具体规定,以给各地法院提供指导帮助。
   (二)完善封存管理制度
   一是完善封存规定。建议法院将封存决定载入刑事判决书尾部,明确“对被告人某某的犯罪记录在本判决生效后立即予以封存,封存后被告人在就学、入伍、就业时,免除前科报告义务”。封存的时候应该有两名工作人员在场,放入档案袋密封并加盖封条,然后移交未成年人犯罪档案室。二是健全封存档案管理制度。设置专门的档案封存室,安排专人负责,对未成年人犯罪纸质档案进行加密保管。对判处缓刑、拘役或管制的未成年人犯罪档案设为绝密,对判处三年以下六个月以上的有期徒刑的设为机密,对判处五年以下三年以上的设为秘密,按照涉密档案进行管理。对于管理的年限,一般诉讼档案分为永久、60年和20年三个等级进行管理,对于封存档案的封存年限建议设置为永久。对电子档案,设定权限,禁止非授权的浏览,防止电子信息泄露。
   (三)完善查询规定
   一是限制查询条件。缩小司法机关所办案件的范围,可以借鉴《四川省未成年人犯罪记录封存实施意见》的规定将办案限定为办理刑事诉讼案件,明确为办理行政和民事案件需要一律不得查询。对有关单位进行限定。除与行使公共权力有关的单位或要求从业者有较高的道德素养和职业操守的行业(比如教师、医师、律师)外,其他行业不得拒绝任何有前科的人涉入。二是限制查询内容。对司法机关与有关单位的查询内容应作出不同的限制。对司法机关为办刑事案件申请查询的,封存机关可以允许其查阅、摘抄、复制相关案卷材料。对有关单位申请查询的,应当不允许其亲自接触封存的卷宗,更不得允许其复制卷宗材料,只能由封存机关根据其申请的法律依据和用途,向其提供是否犯罪、所犯罪刑、刑期的信息。比如,对国家规定要求查询是否有犯罪记录的,查询范围仅限于被查询人是否犯罪,至于所犯何罪如何判处的,则不能提供;对于申请查询所犯何罪的,只能提供所犯罪名,则不能提供如何判处的信息。
   (四)完善追责机制
   一是建立封存追责机制。对于依法应当封存的不封存、无故迟延封存或不按规定封存的行为,设立相应的处罚机制。可以根据应当封存的不封存、无故迟延封存或不按规定封存的行为及其对未成年人造成的不利后果的轻重程度来设计处罚违反封存义务的行为。对情节轻微且未造成严重后果的给予记过、记大过处罚;对情节严重但未造成严重后果的给予撤职、开展处罚;对情节严重且造成严重后果的给予拘役处罚。二是建立监督机制。建立对犯罪封存制度的内外监督机制。明确法院刑庭和档案室为犯罪记录封存具体实施者,审判监督庭为犯罪封存记录的监督者,对内部的封存进行定期不定期的监督检查,督促实施主体及时封存。赋予被告人及其监护人对封存制度的监督权。检察院作为我国的司法监督机构,其监督职能贯穿于刑事诉讼的始终。 对犯罪记录封存的实施进行监督是行使监督的应有之义。完善检察院对法院实施犯罪封存记录的监督。三是建立泄密追究机制。对违反保密义务的应承担相应的法律责任,明确泄露被封存的犯罪信息的主体、行为性质及应当承担的责任。对所有知悉未成年人犯罪记录信息的人员泄露犯罪信息的,不限于查询单位和封存主体,对其他可能知晓未成年人犯罪记录的未成年人所在的学校、居住地基层组织以及被害人、辩护人、诉讼代理人等一并纳入追究范围。必须追究其违法责任,若因泄露造成了严重后果,构成犯罪的,应当依法追究刑事责任。
   (五)建立救济途径
   封存未成年人犯罪记录,是为了保障未成年犯罪人的权益,让未成年人无障碍回归社会。然而,法律并未规定封存机关不作为或乱作为时,被告人可以采取何种途径来维护自己合法权利。若无救济,个人合法权利自然也就无法得到保障 。因此,建议建立未成年人犯罪记录封存制度救济机制。对司法机关不封存的,未成年人可以申请司法机关封存,司法机关仍不封存的,未成年人可以申请复议一次。未成年人不申请或不能申请的,其辩护人、法定监护人可以向司法机关提出封存申请。司法机关接到申请后,应立即予以审查,对符合封存条件的,应及时封存;对不符合封存条件的,应说明理由,并作出不予封存的决定书,并在5日内送达申请人。
   结   语
   未成年人犯罪记录封存对于未成年人的健康成长,顺利融入社会,具有十分重要的作用。而法院作为司法机关,其功能之一也是保障人权,所以笔者希望借此引起相关部门主管领导以及其他涉及未成年人犯罪记录封存工作的人员的重视,并对各地法院在司法实践中今后应该如何具体操作提出一些建议,以尽快完善我国的未成年人犯罪记录封存制度。
 
【字体: 】【收藏】【打印文章

相关文章

    没有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