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平昌县人民法院 >> 法官风采 >> 办案札记

盛开在法院档案室的“素心兰

作者:贺金梅 来源: 发布时间:2015年10月29日 点击数:
   初识曾淑兰,是在一个夏日即将褪尽但炎热仍在肆虐的十月。那是2009年,我大学毕业不久,刚到一个新地方,对一切都充满了好奇。第一眼看见她,我就想,这是一个看一眼转过头就会忘记的角色。因为实在是很普通。 然而她一张口说话,就立马吸引了我的视线。于是,我发现,这个“老顽童”不普通。
   日子如行云流水般波澜不惊地向前流淌。一转眼,已经到了2015年,这个被我口口声声叫着顺口的曾姨退休了。档案室少了她忙碌的身影,大家都有些不习惯。
   我也是。
   于是,我决定走近她,好好地端详下这位在法院档案室干了一辈子工作的老党员。
“几次做梦都还在整理档案”
   与她面对面交流是在一个绿树荫浓的午后,地点选在二楼档案办公室。这个时候,她已经退休好几个月。
   “这几个月对我来说很是煎熬,总感觉空落落的,好几次做梦都在整理档案!”一走进熟悉的办公室,她说。
   “1960年出生,1980年参工,1984年进入法院,1987年加入中国共产党。……”翻开曾淑兰的简历,一辈子的工作被浓缩成了寥寥数语,落于纸上仅仅只剩下了几个时间点。这其中的酸甜苦辣咸,充斥于间的欢声笑语和泪水也只有自己知晓了。
   1984年进入法院工作以来,曾淑兰先后在打字室、财务室、政治处、办公室等部门工作过,很快,她的细心、以及对工作认真负责的态度很快被领导赏识,把她安排到了法院档案室。这一待,就是31年。
   31年,11315个日夜。树叶绿了又黄。花朵谢了又开。太阳升了又落。月亮落了又升。
   31年的时间,可以让一棵小树苗长成参天大树,也可以让一个扎着两条小辫子的小姑娘双鬓斑白。
曾淑兰的31年,却是与档案为伴。
   档案已经成了她生活中重要的一部分,就如同每天起床后相视而笑的伴侣,如同每天饭前进入厨房的锅碗瓢盆,如同临睡前床头备着的那一杯清澈的白开水。
   一下子退休了,将档案从生命中抽离出去,那种剥离的疼痛,在心性恬静随和的曾淑兰身上,更加不可避免地存在着。
“30多年的档案工作零差错”
   走进平昌法院,简陋的楼梯拾阶而上,到了二楼,右手边是档案室,左手边是阅览室,阅览室往里有一个小小的房间,就是曾淑兰的办公室。
   整个环境虽然简陋,但是却被收拾得井井有条。档案室配备了档案密集架,各种防火、防潮、防虫蛀等设施一应俱全,数万卷卷宗整齐地被分门别类地摆放在该处的位置上,像极了等待检阅的士兵。
   在办公室里,窗台边摆放着一盆兰花,散发着淡淡的幽香,不起眼却让人无法忽视。
   墙上张贴着档案借阅、审批、登记制度,厚厚的登记本整齐地摆放在桌子上,文件盒里放着翔实的档案装订、整理方案。
   这些静止的东西在曾淑兰的手里被灵活地运转并严格地执行起来。于是,平昌法院因为档案管理严格,措施得力,从未发生档案丢失、损坏的情况,发分发挥了档案高质量服务审判中心工作的作用,取得了良好的效果,也才创造了曾淑兰30多年档案工作零差错的记录。
“和张老革命吵了一架”
   当随和遭遇较真时,会擦出对峙的火花。
   曾淑兰是一个随和的女人,同时,她也是一名较真的档案员。
   于是,在工作中,免不了有与人争执的时候。
   这天,张法官交过来一摞卷宗。
   转身出门的时候被曾淑兰叫住了,“你这卷宗装订不规范呢,交给我真不好整理,更别说管理了,麻烦你整理规范了再交给我!”
   “当事人等着我处理矛盾呢,卷宗都在那儿,你整理下就是了。”急性子的张法官头也不回地往外走。
   “不整理规范了我就不收!”曾淑兰的倔脾气一下子上来了。这下可惹恼了同样火爆脾气的张法官。两人你一言我一语地争论起来,曾淑兰怎么也不让步,等到张法官现场规范整理了之后方才罢休。
   虽然事后不久二人便“相视一笑泯江湖”,但自此全院上下都知道这位老大姐不好糊弄,大家都自觉地把卷宗整理规范了再交上来。
“居然学会了用五笔”
   2004年,要求档案全部录入电脑,这下可急坏了对电脑一窍不通的曾淑兰。
   之前的档案整理全部是手工操作,按照当事人的姓氏笔画进行归档,虽然操作起来繁杂但也是得心应手。    现在,一下子介入了“高科技”,让曾淑兰好半天回不过神来。
   但是怎么办呢?必须得跟上时代的节奏和步伐。那就从最基本的打字开始吧!
   下定了决心,她便开始学习五笔输入法。背字根,吃饭走路在背,睡觉说梦话也在背,那段时间,看到她的人都说“曾大姐快走火入魔了!”熟悉键盘,先是一个手指试探着敲,再是一只手慢慢敲,到最后,可以两只手并行敲了。
   功夫不负有心人,一段时间的苦练,让她迅速熟悉了输入法,快速摸清了档案录入系统,然后在加班加点数月的辛苦下,所有的档案全部录入电脑。自此之后,查阅档案的状态就像是从绿皮火车升级到了动车。
这也让曾淑兰尝到了“活到老学到老”的甜头。虽然学习的过程可能会比较艰辛,但是学习成功的喜悦却是倍增的。
 “被档案工作温柔地拴住了”
   截止2014年底,平昌法院共有各类档案60871件、64924册,每年档案利用2500余次。工作量在逐年递增,但是曾淑兰在一个人的档案室里快乐地忙碌着,没有叫苦也没有叫累。
   也是因为一个人,没有人能接替她的工作。因此,她自嘲“是被档案工作温柔地拴住了”。
   为了工作,30多年来,曾淑兰没有完完整整地酣畅淋漓地休过一个公休假。经常都是前脚刚走,手机就响了起来,“我已经休假”的话到了嘴边又咽了下去,她不愿看到来访者企盼和焦虑的眼光,更愿意牺牲自己的时间为他们及时办理,看到他们带着高兴与宽慰的笑容离去。
    “作为一名共产党员,吃点苦,受点累,不算什么。”她是这样说,也是这样做的。
   也正是由于曾淑兰严于律己、乐于奉献的工作作风,平昌法院的档案管理水平不断提高,逐步实现了法院档案管理工作的规范化、制度化、科学化。平昌法院数次被评为档案管理先进单位,她个人也多次被评为档案管理先进个人、优秀共产党员。2010年被表彰为全省法院系统优秀档案员。
   “曾淑兰在法院工作三十余载,她将人生最灿烂的时光奉献给了法院,又将人生最华丽的篇章奉献给了档案事业。”平昌法院党组成员、政治处主任马琼芳赞叹道。
   孔子曰:“芝兰生于幽谷,不以无人而不芳;君子修道立德,不为困穷而改节。” 曾淑兰,就像她办公室里的那盆兰花一样,乍看之下并不耀眼,然却生性静默、平和,有着梦一般的清淡、仙一般的俊逸、诗一般的灵馨,不争不显,脚踏实地地做好自己的本职工作,数十年如一日,用自己的言行和坚守践行着一名党员面对党旗举起右手所立下的誓言!
【字体: 】【收藏】【打印文章

相关文章

    没有相关内容